无限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555褰辫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字:
关灯 护眼
无限小说网 > [综武侠]今天也在抢人头 > 17、017

17、017(1/2)

刘独峰出剑牵制住霍绫这稍纵即逝的时机,被这位藏匿在暗中的名捕把握得清楚。

纵然他从不在暗器上淬毒,这两枚先后出手的暗器也够让人喝一壶的了。

而无情为何会在此,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霍绫已经有了猜测。

他恐怕与狄飞惊做出了相同的判断,又恰到好处地抢先一步与刘独峰会合!

这两人此刻的目标确实不同,但当他们同时面对九幽神君这个老怪物的时候,却未必没有联手的契机。

怪不得她之前并未从狄飞惊口中得知廖六重伤至此的消息,因为那就不是廖六!

能让无情总捕从他那顶轿子里出来,以竹管机关发难,本应该被他和刘独峰联手针对的九幽神君倒是好大的排面!

可惜九幽神君已经埋尸旷野,而现在在这里的是她。

无情的暗器虽快,霍绫的身法却早非常人所能及。

美人名剑,月下山神庙,这本就是一副充斥着奇诡与空濛之美的画面。

更不必说此时她此时人随剑动,有如白鹤掠空,剑上寒芒也如乱羽斜飞。

在她身形缥缈之动中,三角飞棱和没羽箭已与她擦身而过。

而这一剑卷挟着零落剑气,居中一点寒星,正中碧苔红花双剑剑气交缠之处。

以剑气破剑气,刘独峰还差了她太多火候!

分明面对的是刘独峰与手下的张五,四大名捕中的无情,以及连云寨大当家戚少商的联手攻击,霍绫那双月光下更显得清淡缥缈的眼眸中却没有一丝半缕的情绪波动,只有一种让人觉得心惊的跃跃欲试。

她要试什么?

戚少商尚未来得及发出第四支箭,倏尔看到一把剑朝着自己凌空掼来。

但那其实不是一把剑,而是霍绫在此时抛出了自己手中冰雕玉琢的剑鞘。

她对唐晚词手下留情,对戚少商却没这个必要。

剑鞘狠狠击中了戚少商的肩头,这一记重击将他手中的后羿射阳箭给打脱了手,更是让这位已经失去了一条臂膀的戚大寨主暂时失去了作战的能力。

在霍绫原本握住剑鞘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样东西。

张五往背上一摸,神情大变。

被戚少商拿了弓箭出手,是让刘独峰有拿到青红双剑的机会,可捕神六宝中的秋鱼刀落在了这位白衣剑君手中,却绝不是个好消息。

秋鱼刀不是刀,而是一条鱼。

这出自天竺天池中通体透明的鱼,吞了一把名刀后刀嵌脊背,最后形成了一把秋鱼刀,也依然保留了秋鱼本身的特性。

它不能伤人却能制人,但凡是触及这把“刀”的,便要通身麻痹上三日。

而现在这把刀落到了这剑术通神的剑客手中。

但秋鱼刀不是她用来对付刘独峰的。

在刀柄握在手中的瞬间,摇光剑轻点红花剑身,借力将人轻送而出。

她所指方向,正是无情!

刘独峰压力一减,手中风雷一剑的剑气却不曾有半刻的停歇。

他这“先发为虚,后发杀人”的剑气本就是在追击之时,发挥的效力要远胜过先前应招之时,现在正随剑中风雷涌动之声而起,急追而来。

无情若非与他达成协定,又如何会丢下剑童和他那顶机关奇巧的轿子。

他怎能看到对方身陷险境!

从无情的竹管中打出了第三件暗器。

小小一支竹管中本就藏不了多少暗器,所以这也是这支竹管中的最后一记暗器。

细碎的银针流光朝着霍绫袭来,然而在她朝着无情袭来之时,好像她的剑气已不复从摇光剑上发作,而分明是以身化剑气。

在这片掠空剑气云集之中,银针仿佛是身受层层覆压,不得寸进。

银针断折落地的瞬间,秋鱼刀已经点在了无情的身上。

这麻痹之毒窜入经脉,让这本还能以破气神功反击的青年不得不退出了战场。

而霍绫当即将秋鱼刀甩出了山神庙,剑气折冲而回,分明目标还是刘独峰。

张五已经意识到刘独峰此时的助力只剩下了自己一个。

可此时整座山神庙都仿佛陷入了一团剑气漩涡之中,让他脚下生了根一般动弹不得,只能眼看着这把锐气正盛的长剑,以分明不带杀气,却无丝毫转圜余地的姿态,直取刘独峰的头颅。

这是何等惊才绝艳的一剑——

倘若不是冲着他的主人来的。

霍绫面色沉静,剑势却比对上九幽神君那日还要锋芒毕露。

她已经猜到了狄飞惊名义上说了该杀,实则没觉得该死,甚至本身也不该死的人,恐怕不但得不到计数的累加,反而会得到一种庇护。

可她好不容易见到一次此种情况,自然要挖掘得更清楚一些。

无人能拦得住她这一剑,除了那道特殊的屏障。

这一次她剑出剑起,并非被屏障完全拦截在外,而是陷入了其中半寸后,仿佛被团团围剿,受困其中。

刘独峰却看到她在此时扬起了唇角。

她掌中剑成明月流光之势,紧跟上了这又一次出现的片刻停顿。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听到了什么屏障碎裂的声音。

但这或许不是错觉,在宛如玉碎之声传来的时候,这白衣剑君的面色白了一分,他也闻到了一缕微不可闻的血腥味。

但他此时根本无暇细究这么多,那把寒雪凝冰的长剑来势无减,让他本能地抬剑挡在了额前。

若非他弃碧苔剑,双手执红花剑,他一定挡不下来这一招。

饶是如此,在剑尖与剑身撞击的轻鸣中,红花剑上还是出现了一道道斑驳的裂痕,仿佛当即就要断裂开来。

剑上的两个篆体字也几乎要居中分成两半,正在月光映照下清晰地落入了霍绫的眼中。

那是“留情”二字。

这本是刘独峰为了警醒自己在公事公办的时候也莫要忘记了人性,却仿佛在此时成了他的护身符。

霍绫的剑又顿住了片刻,那双不知道何时浮现出了一缕缕交错血丝的眼眸中闪过了了然。

她忽然收剑而退,掠出了山神庙。

但在离开之前,她也没忘记带走了戚少商。

她此前是以何种冯虚御风之态从山崖上落下的,现在便是以何种让人觉得轻如飘羽的方式上了高崖。

“走!”

狄飞惊还未见到她的语速语调如此刻一般急促,但念及刘独峰尚有一战之力,他还是带上了雷卷和唐晚词,紧随着霍绫从山崖乱石之间撤离了此地。

只是,当他们与方才的山崖已经相距极远,刘独峰与无情绝无可能追上来后,狄飞惊根本没这个多余的心神关注戚少商落到了他们手中该当如何处理,也来不及关注霍绫
对他的武功有何反应——

他眼看着她将戚少商丢在了地上,忽然扶着山壁呕出了一口鲜血。

这从来只见剑气凌霄的姑娘,面色也忽然惨白了下去。

霍绫指尖紧扣的山石几乎在她的发力间化为粉末,从指缝间飘落了下来。

而她的另一只手握着已经在带上戚少商之时收剑入鞘的摇光剑,仿佛是她此时身形的支撑。

在她手背上清晰可见的青筋在这手心紧握的动作中,在这月色中近乎透明的肌肤下宛如攀援的魔魅。

狄飞惊呼吸一滞。

“霍姑娘!”

他仓皇上前扶住她的时候,根本来不及分辨自己是按照雷损所言尊称一句剑君,还是按照在湖北重逢之时开口的第一句称呼。

他只能感觉到,在他握住了她的手肘托住对方,她松开山石反手握住他的手臂之时,那似乎是因为疼痛而加重了力道的手握住的可能不是他的上臂,而是他的咽喉。

在他对上了她那双泛红的眼睛的时候,这种心神大乱的情绪,更是让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忽视。

他即便看不见她在出招之时受到的阻碍,却也知道这绝不是个寻常的状况。

以他的头脑如何不能在此时推断出个大概来。

所以当他听到霍绫的唇齿间发出模糊的“你骗我”三个字的时候,更是心头一痛。

霍绫抬眸看向了面前的青年。

他那双明利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