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555褰辫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字:
关灯 护眼
无限小说网 > [综英美]我应当是个场面人 > 8、小丑

8、小丑(1/2)

蝙蝠侠离开的时候,哥谭开始下雨。

埃丽卡端着咖啡站在窗边,指腹轻搭在微凉的杯壁上,像是触碰着窗外冰冷的雨水。

她没有去深究哥谭的黑暗骑士是如何消失在雨夜中的,她甚至没有拿余光去瞧他,只是默不作声地凝视着窗外的夜色。

哥谭的黑夜本就不太明朗,此时在乌云的翻涌覆盖下,比蝙蝠侠的斗篷还要漆黑深沉,压抑又窒息。

埃丽卡有点难过,她觉得阿卡姆背叛了她。

不,是这个世界背叛了她。

这个世界明明拥有这么多超能力者,但她居然没找到一个完全依靠自身天赋进化出超能力的同类。

坦白说,这对她的打击有点大。

或许在深入调查后,她也能从这个世界找出那么一两个天赋异禀的家伙,但这并无实际意义。她内心真正期待的是一个典型的群体,而非独特的个例。

埃丽卡感到茫然,可能还有些孤独。

雨夜放大了这些负面情绪,像是浸透了雨水的海绵,冰凉的、湿漉漉的,沉沉地拽着她向下。

她在窗口枯站了一夜,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渐渐停歇。夜色缓缓褪去,天光虽亮,但晨曦的阳光未能穿过厚重的云层,放眼望去仍然是一片阴霾暗沉之色,模糊了时间的概念。

许久过后,埃丽卡缓慢眨了眨干涩的眼睛,抿了口浸泡了一整个夜色的咖啡,最后嫌弃地拧起眉,转身走进厨房。

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没有同类需要她保护照顾,或许她可以给自己放个假,去尝试做些别的的事情。

她将过夜的咖啡倒进水池,用磁力拧开水龙头清洗咖啡杯,在哗啦哗啦的水流声中继续走神。

彻夜未眠让她头疼疲倦的同时,也让她的精神于恍惚中诞生了一种极为强烈的割裂感。她觉得自己似乎被切割成了两半,一半沉浸在消沉之中,而另一半则觉得荒诞。

她的情感和现实是矛盾的,事情甚至从最开始就已经出错了。

她清楚自己的性格,私人恩怨最多只会上升到复仇,唯有群体的利益才会让她去抗争,去排斥另一个群体。但事实上,这个世界根本没有这样的群体,她也没有同类。

她一直将所有想不明白的事情归于奇妙的直觉,可惜直觉并不能帮她列一份详细的未来规划,而且她也打算重新审视一遍这些完全不切实际的直觉。

不过在重新审视之前,埃丽卡觉得自己有必要在洗漱完后下楼去买早餐,然后回来睡觉。

很快,买早餐的计划就夭折了。因为一楼那位老人在楼道碰见她后,热情地邀请她去他家用餐。

“你是个好孩子,埃丽卡。”

老人亲切地朝着她笑,眼角眉梢堆起细密的皱纹,看起来和蔼又慈祥:“我真的很感激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所以能给我一个道谢的机会吗?我厨艺还不错。”

他眨眨眼睛,意有所指地拍了拍自己没有知觉的双腿,半是无奈半是调侃道:“毕竟我这副模样在哥谭可不方便出门,也只能在家里研究研究怎么做饭了。”

“……”

埃丽卡抿着唇,没有第一时间给予答复。

她在想,这位老先生叫什么名字。

他应该是有跟她自我介绍过的,但是显然,她没有记住。她知道他,也照顾过他,帮他扶过好几次轮椅,拎过好几次购物袋。

但有趣的是,她居然还不记得他的名字。

他因为双腿残疾而受她关注,又因为只是人类而被她忽视。这些曾经她从未仔细深究过的细节,现在回想起来,居然有些荒唐和可笑。

那些莫名其妙的预感和想法把她变成了一个特立独行的怪人,但也许她该试着与正常的人类进行正常的接触。

埃丽卡如是想着,于是她也点头答应了。

在跟着老人走进他的公寓后,她简单环视了一圈四周,并顺便感应了一下磁场。

她平日里不会一直维持着对磁场的大面积感应,但在进入全新的环境后,还是有稍微检查一下周围的习惯。

而这一检查就检查出问题了。

埃丽卡迟疑片刻,才问那位滚着轮椅在厨房忙碌的老人:“你知道你的卧室里放着炸弹吗?”

虽然她觉得一般人家里不应该有这种东西,但是万一呢,毕竟这里是哥谭,而哥谭人充满了无限可能。

“……什么?”

老人怔了怔。在短暂的惊讶和意外后,他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什么,手指骤然用力攥紧了轮椅扶手,瞳孔也颤抖出显而易见的恐惧。他惊慌失措地望着她,喉咙滚动着,却发不出声来。

埃丽卡了然:“我去处理。”

她没有看见,老人在她转身的那一刹那伸手往外套内侧的夹层探去,干瘪粗糙的手掌握住了枪。

卧室里除了炸弹之外,还有一位不速之客。

埃丽卡挑了挑眉,看向那个侧躺在床上漫不经心搭着摇摇欲坠的扑克牌桥的男人。

鲜艳浮夸的紫色西服,被粉刷得惨白的脸,绿意盎然的发色,以及被涂抹上的鲜红似血液的夸张大笑。

她知道他:哥谭小丑,他和他的经典形象举世闻名。

问题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出现一个普通老人的房间里,跟一枚炸弹同床共寝着,一个人自娱自乐般玩着扑克牌——她该夸他兴致不错吗?

哗啦。

扑克牌桥终于承受不住对方随心所欲的胡乱搭法,零零散散落了一床,小丑望着这片狼藉,“哇哦”了一声。

他抬头看向埃丽卡,鼓了鼓掌,扯着唇角夸张地笑着。他笑得很用力,使得本就被妆容放大的笑容几乎咧到了耳根,变得愈发狰狞恐怖:“真厉害,小姐,真厉害。你是有什么超能力吗?”

“不然怎么你一来,桥就塌了?”

“我都还没来得及给它取个名字呢……哦。对。是的。我总得给它取个名字,看看它坍塌后可怜的样子吧,我们可以叫它……嗯,金门大桥。”

埃丽卡懒得理会一个疯子前言不搭后语完全没有逻辑的话语,双手环在胸前,垂着眼睛不冷不热道:“需要我帮你联系蝙蝠侠吗?先生。”

“蝙蝠?对了,蝙蝠。”

小丑反问:“昨晚和我的老朋友相处得愉快吗?”

“所以,这是你出现在我面前的原因?”她忽然想起了哥谭八卦论坛整理出来的无数页细扒蝙蝠侠和小丑的爱恨情仇,表情古怪,“因为蝙蝠侠?”

“不不不,我是为你而来的,小姐。”

“你看,你和蝙蝠有了一次融洽温馨的谈话,所以我想我也应该和你有一次这样的谈话。”

“……”

那不还是为了蝙蝠侠吗?

“在谈话开始之前,我们可以先来玩个小游戏熟悉一下彼此。”

小丑笑道:“我在厨房藏了一枚笑气炸弹
,你要不要去帮帮我们的老汤姆,就像你一直做的那样?”

“不过我也不知道那枚炸弹什么时候会爆炸,而我猜,你并不擅长处理这种奇妙的化学药剂吧。”

埃丽卡看向小丑。

她想:原来他叫汤姆。

她说:“我没你想象中那么在意他。”

“是的,我知道。但这场剧本里总得需要这样一个角色,老汤姆已经是我能找到的最适合的人选了。”

小丑叹气,语气像是埋怨:“哦,铁石心肠的埃丽卡,你甚至没有曾经的蝙蝠在意的东西多。”

“可怜的老汤姆,本来不能行走就已经很倒霉了,如今只是被动接受了几次好意,就要失去他仅剩的生命了。”

“……”

埃丽卡看着小丑矫揉造作地长吁短叹着,三言两语间熟练地把责任推卸给她,就像是想以此拉扯出她深埋着的愧疚心理,好让他踩着她的弱点放肆玩笑。

她承认,自己确实被他牵动了思绪。

她感到烦躁,以及隐隐的愤怒,但更多还是一种“又是这样”的荒诞感。

她闭了闭眼睛迫使自己冷静,接着操纵轮椅载着老人直接飞出公寓外,顺便收缴了他藏在衣服中的枪,复又睁开。

她问小丑:“他其实是你的人,对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